Photo Credit: Getty

星期一晚上。Hendricks酒吧內。
酒紅色和啞金色的裝潢帶著不朽的古典美,牆壁上有一匹駿馬,華麗的鑽石吊燈俯瞰著酒吧裡的一切。
百利、露芙和貝兒坐在酒吧的一個角落。這有兩個原因,一來她們是全場唯一的女性,她們只想低調的談談心,並不想被任何人搭訕。二來,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吸雪茄,她們仨嘗試避開濃濃的煙味,找到了這個角落。

露芙是熟客,她瞄了一下雞尾酒餐單說:「我要的是Lust,這杯Lust甜膩中帶一點dry和bitter,正是我的生活寫照。」百利不愛甜食,但對於雞尾酒的甜卻來者不拒。
貝兒思考著Lust這詞。Love or Lust,羅密歐與朱麗葉分不清楚,文學家也頭疼究竟他們之間是愛還是慾。他們相識36小時,結婚、做愛,因為敵不過全世界的反對而雙雙死去的悲劇,用愛來總結其實更悲天憫人。不過貝兒一直相信愛慾本是一體,不需劃分為二。

但是當愛慾太強大就會被貪婪吞噬。釐清思緒後,貝兒點了一杯Greed。她想要試試貪婪的滋味以警惕自己。貪婪的成分有士多啤梨、某牌子的Gin、Campari甜酒、Martini Rosso和士多啤梨鹽,乍聽鮮紅欲滴、甘甜味美。
貪婪是熱情的橘色。貝兒呷了一口,濃稠苦澀、帶著一點士多啤梨的回甘。看似甜美誘人卻不盡相同。

她頑皮地問了兩位閨蜜:「你們說我去找一個sex partner好不好?」貝兒的男友在他倆心目中是貝兒的perfect match,只是在遙遠的異國。

半清醒的露芙喝著她的Lust,認真的回應:「如果你要找性伴侶的話,不要告訴我,我不想知道。你想想看,我們應該怎樣面對他呢?如果有一天你男友發現了你的sex partner,你可能會以為是我們說出來的。」百利也緊張的插嘴:「baby,露芙說得對,雖然是說你開心就好,不過不要做你會內疚的事情哦……」

貝兒忍俊不禁,「好了好了,我真的只是說說笑而已。我是在試探你們啦!原來你們那麼喜歡我的男友。」
貝兒吐了吐舌頭,百利翻了一個大白眼,露芙瞪了貝兒一下便舉杯說:「為我們的未來和pecifically貝兒的婚禮乾杯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