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Credit: Getty images

時光倒流到2005年12月24日,我最難忘的平安夜。當年我到英國伯明翰求學,歐遊似乎是留學生的指定動作。

9月甫開學,同學們已經開始計劃三個月後的聖誕長假到哪裡度過。有的同學到芬蘭尋找聖誕老人的足迹,有的到意大利南部享受溫暖的陽光,我則相約同樣來自香港的學弟到浪漫的西班牙,即使不是白色聖誕,也希望能體驗一下這個西方人非常重視的節日,應該有市集、有派對、有晚會、有 表演、勁歌熱舞,還有餐廳推出豐富的火雞聖誕大餐等等,相信比香港更精采更熱鬧吧!

走遍半個西班牙,平安夜當日,我們來到馬德里。當年互聯網並不普及,手機未能上網,旅館也沒有Wi-Fi,因此我們未能上網預 訂合適的餐廳吃聖誕大餐,唯有接近傍晚時分早點出動碰碰運氣,日間先四出市內觀光。果然,市面節日氣氛濃厚,滿街都是漂亮的裝飾,店舖推出聖誕優惠,當地居民有的在街頭唱聖詩,有的一家大細樂也融融,我這個過客都被他們的歡樂感染。可是午飯過後,情況180度轉變。

我們本打算繼續四出逛逛,尋找街頭派對狂歡之際,甫走出餐廳,發現街上的人越來越少,店舖亦開始關門。下午3時,連大型的百貨公司也落閘,更遑論一些我們打算光顧的聖誕大餐餐廳?下 午4時,基本上整個馬德里市中心一片荒涼,配合冬天日短夜長,下午5時,該處已經變成「死城」。蒼蠅飛過也聽到的寂靜,讓我們的心寒了一大截。原來當年在歐洲,聖誕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狂歡熱鬧,所有人都「收爐」,回家過節。 說好的聖誕大餐,未至於完全落空,因為全市只有唐餐館在平安夜晚上營業,不過收費竟然是平日的一倍。

我們跟老闆說我們都是華人,才皇恩浩蕩獲得減半收費,但都要付出比 平日高五成的餐費,來換取生炒排骨、菜芯炒牛肉、番茄蛋花湯等難忘的「聖誕大餐」菜式,吃罷只是晚上9時,沒地方好去,回旅館就寢,與周公倒數聖誕。

那年聖誕的確跟想像中有太大落差,但給我無窮反思。在香港,由孩童至成人,我們大 概只當聖誕是一個不用上班上學的節日,還有是一個被灌輸要消費的日子。兒時會在學校與同學開聖誕聯歡,大家總要買定禮物與同學交換,價格上限為幾十元。長大後總愛約大班 朋友一起在外開派對,於是要買新衣裳穿得漂亮,希望在昏暗的燈光與強勁的音樂中得到男孩子的垂青。在香港,聖誕大家似乎只會向外跑,只會記掛朋友,總不會留在家。

 

但想深層,聖誕節的意義何在?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,但簡單如幼童都知道當日是耶穌誕生的日子,是家庭慶祝新生命降臨的時刻。平日營營役役的我們,應該回到家中,與父母溫暖安靜地度過,那似乎是西方人普遍的觀念,因此馬德里平安夜入黑後變成死城,餐廳都關門,因為不同崗位的人,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,都回到自己最親的人身旁。

一年容易又聖誕,與其花盡心思搞派對,耗盡金錢買禮物,不如簡單地回到自己的「馬槽」,陪伴給予你生命的人,真正領略節日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