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Credit: Interviewees, Getty

 在現今的白領圈裡,人人追求「work-life balance 」,希望工作生活兩相兼顧,但是隨着 電子郵件、視頻會議、社交媒體普及,生活界線越趨模糊,即使是假期也難以徹底放下工作,結果「work-life balance 」就像是個海市蜃樓,根本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《ELLE》邀請了4名CEO撰文分享他們在生活工作均如魚得水的一套哲學, 為打工仔破除work-life balance迷思。

 南華早報行政總裁 Gary Liu 

作為一個僱主,我相信人要變得有影響力,就必須於工作和生活上都保持容許我們抱有好奇心、創意和休息的空間,所以work-life balance非常重要。

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,工作與個人生活的界線都變得日漸模糊,但work-life balance仍然是可達到的,但前提是要有一定的「digital sacrifice 」。生活在這個年代總會有無數的訊息干擾我們的休息時間,因此我們必須有足夠的自制能力,與電子產品保持適當的距離,並與同事建立一套通訊習慣,使你能擁有一些真正的休息時間。而當你休息的時候,應多留意世界的美好,花一些時間探究一下周圍,享受當下的時刻,不要埋頭想著該用哪個Instagram濾鏡會令你得到更多likes。

放假的時候,有時候真的在所難免要透過短訊或電郵聯絡你的下屬,尤其在這個從不間斷的新聞行業。但我亦經常跟我的同事強調如非緊急,他們都應該等待假期之後再回覆。休息要緊!對我來說,維持自律是取得work-life balance的祕訣。一般來說,我都盡可能於晚膳時間放下手機 ,而臨睡前我都盡量抽時間閱讀實體書 ,週末的時候就讓自己有十二小時脫離電子世界,不回覆工作電郵。雖然我有時候都沒辦法做到,但嘗試的過程都已經有助建立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空間。

獵頭公司 Core Search CEO Alison Chang

個個都講work-life balance,唔通個個都work-life balance咩!一講balance大家即時聯想到的是不是一個天秤?那你就被這個天秤誤導了!我有formula:work+life=balance。如果work+life的balance是100,work及life 各自可以是0至100之間的任何數值。每個人對work-life 的比重都有不一樣的計算。 所以工作的定義並非一般人認為的只是為了錢和利益那麼狹窄,付出之後的價值和意義都絕非任何金錢足以衡量。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條方程式才是正常,不必多費唇舌解釋和尋求他人認同,好好享受自己人生的絕對話事權。只需要承擔得起balance的起跌,formula 內的數值可根據需要隨時調配。

我以前講過work-life balance的先決條件,是看看閣下的bank account balance ,面對生活壓力為口奔馳,迫於無奈向飯碗低頭;心理生理都不平衡,work-life balance談何容易。只要自己肯坦白,跟着自己的興趣走;為目標為理想夢想就更加不得了,付出幾多都心甘情願,得到幾多即使幾苦都是甜,甚麼平衡不平衡根本沒空計算。最怕就是定力不夠,被圍觀旁觀者的說三道四影響,在此「醒」大家一個錦囊,就是「心」,提醒自己毋忘初衷就夠!

 

在科技通訊如此發達的今日,工作根本難以和生活分界,既然分不開,就接受兩者並存。找藉口逃避還是嘗試新方法,都是花一樣的時間,但就得出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。這個結果除了是他日成功失敗的奠基石,還為他日balance定下高低。工作成果重的是質不是量。工作只有量沒有質的話,付出的努力只是重複的勞力,努力徒然白費,光想都覺了無生趣!相反工作上有質沒有量,就是終極的work-life balance 了!因為工作和人生完全融入,無分彼此。當work = life = balance 的時候,還有機會不balance嗎?

 

H ä agen-Dazs ™及灣仔碼頭商務總監 Joanne Lau

無論老闆和同事,心態非常重要,無論工作和玩樂,都要享受過程,全力去做,還要懂得為工作排序和管理時間 。社交媒體反而讓我們更了解市場動向,亦更容易聯繫朋友圈,我本人盡量想放假時讓同事有私人時間,當然作為食品公司,有緊急狀況時也要立即處理,同事亦明白和體諒。

平日我也會好好分配時間,除了工作外、還會進修、陪家人小孩,甚至和家人分享公司的美食和產品,寓工作於娛樂。

Heroes Beer Co 聯合創辦人 Jason Lowe

Work-life balance這個詞其實已預設work和life是對立,我認為這並非必然。作為老闆,必須了解及尊重員工只是受聘工作,不是賣身,所以要讓員工能真正「off work」,社交媒體加上通訊方便,令私隱正在逐漸消失。僱主、同事、工作夥伴均對你的動態瞭如指掌,亦可隨時找到你。

如上司自律,balance仍然可以維持,否則只能靠員工「企硬」堅守底線。我很幸運,找到一份自己享受的工作,work和life已非二元對立,與其說work-life balance,現時我更像是work-life integration 。無論我在工作還是off work,都會周遊香港、喝啤酒、聊天,那work與life又有何分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