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Photo credit: Liu Heung Shing & Internet Photos

今年是《ELLE》香港版創刊30周年,回顧以往,曾經登上ELLE封面與接受專訪的明星不計其數,而且顆顆巨星,由王菲、舒淇、張曼玉、劉嘉玲,到劉德華、黎明、張學友,再到國際巨星如Victoria Beckham。其中,還有一位深受港人喜愛的永遠巨星周潤發!時值1998年,發哥剛從美國荷里活拍完大片回流香港,撥冗與當時的ELLE總編呂書練在半島酒店傾談兩個半小時。19年前的發哥跟現在一樣談笑風生,亦盡顯他是一位「愛妻號」。以下是當年專訪節錄,趁着今年30週年,ELLE讓這珍貴專訪重見天日。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不能和工作人員聊天 感覺像坐監

《ELLE》: 你覺得在荷里活拍戲跟在香港有什麼分別?

發哥:美國明星地位超然,電影公司會配備很多個人專用設施,如大型拖箱式房屋、大型衣櫃、化妝間,什麼都講求大、大、大;但在香港,演員和工作人員都擠在一起,拍戲食飯如廁都在同一場地,彼此的關係像大家庭,在荷里活拍戲,現場只有有需要的人在工作,其餘的人會回去各自的地方休息,這對我來說難免會感到很悶,因為我喜歡和工作人員混在一起,無所不談,在荷李活就不能了。

另外,明星都避免和工作人員接觸,自覺是大明星嘛,最令我感覺不舒服,初時我在那個大拖箱房子花很多時間揣摩角色和對白,但在拍攝時,我大多時候只需要拿著兩支槍殺人,當時腦子就想着怎樣開槍,哈哈哈......我很想接近工作人員,每次回到房間我就覺得寂寞,都像坐監一樣。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40歲才學英文很沒面子!

《ELLE》:在美國發展,對你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嗎?

發哥: 作為一個演員,當初決定到美國發展,心中充滿矛盾和疑惑,我想,快要四十歲才開始學講英文,十分ridicious! 我想,對很多中國演員來說,都是很難過的一個心理關口,尤其許多中國人還要考慮到面子問題。我曾自問,何苦呢?你在香港已經有名有利、有朋友、有積蓄,你為了什麼?當時我想像香港人見到我說那些不像話的英語時,他們會feel shameful,說:「Your English is so awful! Oh! Come on! 」

 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聽不懂美式粗口

《ELLE》: 初到美國發展遇到什麼困難?

發哥: 就是講英文,我本身沒有講英文的基礎,以前連AEIOU也講不清楚,而港式英語與美式英語又有很多不同之處,所以,學英文困難,講英文困難,而在演戲中邊學邊更困難。

《ELLE》: 在美期間,有什麼好的經歷和不好的經歷?

發哥:有時候,工作人員教我講以前不懂講的英文,還有不懂講的各式粗口,蠻有趣的。最不好受的經歷,就是有時候聽不懂他們的slang(俚語),他們講完後哈哈大笑,但究竟笑什麼呢?我不明白。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 最想演啞巴角色

《ELLE》:你為什麼會接拍《血仍未冷》?

發哥:我和經理人都認為,這個角色跟我的性格和我以前演的角色頗相像,若想拍第一部片就讓人記得我是誰,我想動作片的角色頗容易讓人留下印象,也可讓人看到周潤發的特長是什麼。如果英語說得不好,動作又不會做,那你憑甚麼?除非你扮演一個啞巴吧!經理人還覺得,我的第一部動作片首先要有些市場保證,商業上讓人賺點錢,才可以在荷里活站穩。

《ELLE》: 那你在荷里活有什麼角色想演?

發哥:演啞巴!不用講英語對白嘛!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被賭場當魚餌吸客

 《ELLE》:聽說你在唐人街有很多擁躉,為什麼呢?

發哥:在八十年代,我曾在美國登台唱歌呢,很奇怪嗎?在七八十年代,我演過不少收視率高的電視劇,如《網中人》,故在唐人街不少賭場會找我登台,後來才知道他們視我為魚餌,希望藉聽歌而吸引人入賭場。

《ELLE》:你下一部戲會是什麼?會跟誰合作?

發哥:會跟Oliver Stone合作,是一部關於中國華人警察在美國紐約的故事,故事又是發生在唐人街,角色又是中國人,黃皮膚人的角色在荷里活多被定了型。但如果票房好,以後走的路會比較容易。說不定,有些獨立製作公司會找我拍輕喜劇,文藝片,若我在九七至九九年仍留在香港電影圈,我也看不出有多大新意,很多獨立製作電影都死得很慘。坦白說,如果香港電影發展路向好,我也不會跑到荷里活呢!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《ELLE》: 你對美國生活有什麼感覺?

發哥:現在,不論周潤發是誰,我都可以由東邊走到西邊、由南邊走到北邊。在超級市場享受購物樂,我喜歡人們視我為朋友一樣打招呼。有些明星像Michael Jackson,會跟自己說:「我不能到這裡、到那裡。」以為所到之處,人們都會為他起哄。其實,大家都很忙,Who cares you! 我目前可以隨意去我想去的地方,花園街、搭巴士、搭地鐵呀......

 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《ELLE》: 為何你不像其他荷里活的明星般,他們可以讓你在沒有保鑣的情況下來去自如?若發生什麼事......

發哥:強姦我?吻我?攻擊我?我還是喜歡平易近人一點!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入行是偶然 

《ELLE》:你小時候有沒有想過當演員?或特別喜歡拍電影?

發哥:沒有,當演員可說是偶然的,不過,小時候在南丫島生活,每到天后誕,我就可見到很多穿的戲服和化的妝很漂亮,歌唱得很溫柔的神功戲表演,那時候就覺得戲棚很過癮......入了行多年,才覺得做演員和其他工作沒有很大分別,外人看我們不外簽簽名,拍拍照般等等。其實,這一行是蠻辛苦的,冬天要拍的戲,夏天往往又要拍冬天的戲,很多時還要十八小時不停的拍,日夜顛倒,生活很亂,外人看我們很風光,到片場看,其實是另一回事。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高八度聲線扮王菲說話

《ELLE》: 那你有沒有想過跟香港的前衛導演王家衛合作呢?

發哥:我很想啊!我常想,像王菲那個拍得如此有趣、前衛、好玩的手機廣告,他是如何構思的?我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廣告。(發哥聲線提高8度,扮起王菲在廣告中的嬌聲嗲氣)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太太管理夾萬鎖匙

《ELLE》: 你有想過跟國內導演合作嗎?

發哥:我很喜歡張藝謀,如果他邀我合作,我願意不收人工呢!(笑)

《ELLE》: 你是認真的?

發哥:我也是免費為我太太打工呢,因為她拿著夾萬鎖匙呢!(大笑)

《ELLE》: 早知我們到你家中訪問,看看你的另一方面的手藝。

發哥:對!不應該到這裡來(半島酒店),你應該跟我到九龍城買菜,在這裡,你們看不到一般人和我聊天的情況。而這裡只有吃飽飯無事做來嘆high tea啲太太,無意思!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《ELLE》: 在家中的時候,你會煮飯嗎?

發哥:是的,最慘的是,我老婆愛吃辣辣的新加坡菜,我和她胃口不一樣,她在家煮飯,我會跑出來,而我在廚房時,就一定請她出去。(哈哈哈)

 

周潤發,1998年專訪

當年,發哥和《ELLE》編輯侃侃而談兩小時,原來他還意猶未盡,建議一起搭巴士或地鐵到花園街,買他們訪談中提及,那些讓他頭髮烏黑油亮的染髮膏,發哥式的一貫平易近人與在訪問中不時流露的幽默感,已令整個訪談洋溢人情味,他的親民風趣,果真十年如一日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