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credit: Simon C

休息兩年,復出一年,這三年裡,吳雨霏(Kary)的身心靈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由執着、緊繃,到釋然、感恩。「如果很怕黑/就比黑更黑/捨棄未來抱緊片刻」──她在《Come With Me》裡宣告,從此不再被恐懼與擔憂牽着鼻走;「分享多一點愛/因我有經歷/因愛走過這經歷」──她在《奉愛之名》裡立志,從此不再困在自己的世界,要多加關心身邊的人和事。以下,我們圍繞「改變」展開對談。

Stylist JUNE CHOW; assistant stylist NICOLA LAI; hair SING TAM@PI4.HK; makeup VINCI TSANG.

專訪, 吳雨霏

放慢

今年是吳雨霏(Kary)全面復出的第一年。2015年,她與男友洪立熙結婚後決定稍作休息,一別就是兩年,直至去年復出,全年只推出了兩首新歌,在東莞辦了一場演唱會,比起以前的多產,節奏明顯放慢。「回來後,我的步伐放慢了,做了兩首歌,辦了一場演唱會,也滿意成績。成績不是要在樂壇頒獎禮拿到甚麼,今年(2017)的目標是重質不重量,在東莞那場演唱會,其實是我多年來唱得最好的一次。除了唱歌,我今年放了很多時間做義工,都很開心。」

對於未來,她說希望保持現在的步速。「我覺得最緊要好玩,但入行這麼多年,覺得好玩的工作已經不多,很多人問我為何不派多點歌,但我真的遇不到我很想唱的歌,今年只遇上兩首。我不是刻意減產,只是不用再像從前般『為做而做』。」

專訪, 吳雨霏

最佳平衡

她這副「一切放輕鬆」的心態,源自兩年調整期,小產的經歷令她身心俱疲,也反思一直以來的人生。「那階段,我人生方方面面都有很大轉變,我學會放開執着,是否每年都要拿最受歡迎女歌手?是否每年一定要出兩張唱片?原來世界上還有很多東西比這些更有意義,30歲的時候,我想去追尋這些東西。另外我學會感恩,以前對很多東西都take it for granted,現在對身邊的一切更珍惜。」

這兩年調整期,也是她橫渡女人「三十關口」的一個坎。坊間喚30歲的女人為「輕熟女」,好像已經不再青春了,她卻不以為然。 「我覺得30歲反而是女人最吸引的時期,比以前更成熟,知道自己想要甚麼。20來歲的時候,我們還在經歷很多事情,還在闖禍。」

專訪, 吳雨霏

拾回自己

知性和靈性的成長,對內,要自我觀照和反省;對外,要多接觸不同事物,格物致知才能擴闊眼光。那段日子,她學陶瓷、學園藝、學日文,到了很多地方旅行,又到蒙古做義工。「這些經歷,令我的世界大了很多,例如去蒙古做義工,其實我去了很多次,但每次去都有很深感受,由香港坐飛機過去只用四個多小時,但那裡和香港已變了兩個世界,你便覺得原來香港人真的很幸福。過去十多年,我每天就為了工作,到決定停下來的一刻,我突然像變回小朋友,覺得有甚麼可以做呢?我便探索別的興趣,學做陶瓷,學日文,覺得好玩便試,覺得悶就不玩了。這段日子讓我重新認識自己,畢竟從小到大我只懂唱歌,如果不唱歌,我就像甚麼都不懂了。」將鏡子打碎,再把碎片一片片自己拾回,經歷兩年的沉澱積累,Kary輕裝重新上路。

專訪, 吳雨霏

愛上知己

她在訪問中說過,很感激丈夫對她事事關心,在她最軟弱時一直陪在身邊,如今復出後不做工作狂,很大原因都是他。Kary是雙子座,洪立熙是處女座,星座網站說,處女座的人常常被雙子座惹怒,他們平常又會否吵架?「星座這些我真的不懂,哈哈!其實我們不算經常吵架,爭執時多半是他走開,(笑)其實吵架很難避免的,重要的是怎樣解決問題,而不是拗贏他。所以當爭執時,你要提醒自己,你們是同一team的,吵架不應該互相指責、互數對方不是,而是為對方着想,大家一起解決問題。」Kary語氣很平靜,處身人生最理想平衡的她,告訴我們改變不一定靠「震撼教育」。Kary再出發了,你也可跟着她,走走看。